首先拿到保证资金

17.12.2013

宜未雨而绸缪,勿临渴而掘井。

中国谚语

三中全会确认了私营企业的蓬勃发展对中国经济的重要性,这很可能预示着中国私营企业的境外投资将大量增加:(参见《三中全会决定:改革宣言》)。

中国私营企业近期的海外投资趋势见证了中国政府支持私营企业“走出去”的承诺。在2013年,中国企业的10大海外投资中有4项投资都来自私营企业,而且此上升趋势很可能将持续。近期名为《大潮汹涌,梦想可及:再思中国企业全球化》的报告总结认为许多中国私营企业已处于改革的转折点,而“走出去”是促成改革的有效途径。

该报告总结到:“许多中国企业已经意识到境外投资不只是扩张地域或收购自然资源。一旦企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境外投资还是企业打破发展瓶颈的有效方式。”

中国境外投资新的态势为澳大利亚带来新的机会。但这也意味着挑战,特别是对注重交易确定性的目标公司来说。 

过去,由中国政府支持的大型国有企业是海外投资的主力军。而中国私营企业的投资却少为人知。大部分这些企业缺乏海外投资经验及中国国内政府审批经验。

海外投资顾问机构普遍对中国私营企业的崛起有着积极的评价,认为是中国国家垄断资本主义的消退(本月“美国审批机构批准双汇国际收购史密斯菲尔德”便是一个恰当的例子)。但是,许多公司的董事会都对来自中国私营企业的投资要约有着猜疑,包括中国政府的审批条件。

如国有企业一样,中国私营企业的海外收购计划也需要通过中国政府审批(“中国地方和中央审批程序一览”请见这里)。此外,拟议海外投资的融资本身也可能需要通过中国政府审批。

尽管中国政府近期公告了其降低审批门槛的计划(包括上海自由贸易区将适用的审批门槛),中国审批程序仍不明朗。我们对中国投资者在澳大利亚投资的详细回顾也无法对中国审批的时限及不同企业获得审批的能力提供清晰的指引。

在一些交易中审批很快通过,甚至在交易公告之前(如“天齐集团收购泰利森项目”)。在另一些交易中审批的通过时间为澳大利亚交易的通常时间(如“中国钼业集团公告其收购北帕克斯地下铜金矿80%权益的计划通过国家发改委审批”)。而在某些交易中,中国政府审批则需要很长时间或甚至无法获得审批(如“汉龙集团收购Sundance告吹”)。

因此,目标公司董事会对中国政府审批的疑惑是有一些根据的,特别是在董事会对投资者不熟悉的情况下。

虽然对项目的评估受项目具体情况的影响,但通过与投资者和目标公司董事会就是否他们会支持一个项目建议进行的讨论,我们发现董事会通常关注的方面为投资者成功完成交易的经验(这可能是展示投资者与中国审批机构关系的最佳指标),以及投资者是否提供资金诱导(如定金或反向分手费)来驱使投资者的交易行为。

中国审批程序的不确定性可能导致目标公司董事会要求以更高的投资价格和致力于使投资者获得中国审批的资金诱导来换取他们对投资的支持。最近在澳大利亚和美国的市场实践都支持这种途径。

2012年底天齐集团对泰利森的收购要约条款中包括由天齐提前支付2500万美元的定金(约占交易总额的2.82%:请参阅《提前支付反向分手费 – 中国兼并收购游戏的新名称》)。中国钼业集团以银行担保方式向力拓集团支付了4000万美元的定金(约占交易总额的4.87%)。

2013年9月23日,双汇国际(非国有企业)完成了对史密斯菲尔德的收购 – 这是史上中国企业收购美国公司的最大交易。在该47亿美元的交易中,双汇国际同意如果因其无法获得外国反垄断或其他审批机构(不包括美国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的审批导致兼并协议终止,其将支付2.75亿美元的反向分手费(约占交易总额的5.74%)。

毋庸置疑,澳大利亚卖方需要与所有潜在中国私营企业投资者进行接触。近期的市场实践和我们对交易的分析表明中国投资者有能力完成交易。但是,针对中国审批程序的不确定性而制定相关交易保护机制对交易双方都大有好处。


英文版请点击此处

最新消息

最新刊物

能源行业的前沿 观察与趋势分析

16.05.2014
下载(中文)

兼并与收购年度回顾

13.03.2014
下载(中文)

澳大利亚矿业投资:侧重煤矿及铁矿

12.02.2014
下载(中文)

投资澳大利亚法务指南

02.12.2013
下载(中文)

三中全会决定:改革宣言

12.11.2013
下载(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