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外国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发出欢迎信号 –管理投资信托预扣税变革

19.03.2013

By Michael Chaaya (Partner)

为了坚持其鼓励更多外国投资进入澳大利亚的目标,澳大利亚联邦政府将修改现行法律,以确保外国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能够运用 管理投资信托预扣税制度。

总而言之,该制度允许管理投资信托以优惠的预扣税率向非本国居民付款,为那些自身及其成员总部最终位于海外的外国基金提供极具吸引力的澳大利亚投资选项。

管理投资信托在澳大利亚的受欢迎度

管理投资信托在澳大利亚的运用正在迅速发展。仅在退休金行业,管理下的存款价值就已从1993年的1,830亿澳元增至目前的1.5万亿澳元。[1]

截至2010年1月1日,流入澳大利亚 管理投资信托的所有资金中的17.6%来自外国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截至2011年12月31日,该数字已增至26%。

预扣税制度

在2007/08年的澳大利亚联邦预算中,政府引进了一种优惠的预扣税率,旨在将澳大利亚发展为区域金融服务中心。政府最初将预扣税率设为30%。在2008/09年的预算中,财政部长宣布将该税率降至7.5%。降低税率的目的是促进外国对澳大利亚管理投资信托的投资。

作为2012/2013年联邦预算的一部分,政府对管理投资信托预扣税率进行了修订,并针对2012年7月1日起的付款,将其提升为15%。

只要能够满足管理投资信托税法的相关要求,外国信托机构(如外国养老金或主权财富基金)就能有资格享受优惠纳税待遇。

然而,自2008年开始实行以来,寻求在澳大利亚投资的海外基金面临的主要障碍却正是这项法律本身。由于这项法律草案中的技术细节和漏洞,该法律阻碍了海外基金获得优惠税率。

产生漏洞的原因在于管理投资信托的税法被表述为排除了以其他信托机构的受托人身份行使职能的受益人(大多数外国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作为机构投资者在澳大利亚 管理投资信托 投资时,都会被视为这种受益人)。这一点在2012年8月澳大利亚税务局的一项解释性裁决中得到了确认。

澳大利亚税务局解释性裁决

澳大利亚税务局陈述了一种典型的外国养老基金的情形。这种基金的成立目的通常是为非居民(基金成员位于海外)提供福利,并且这些外国基金通常将资产汇集起来,成立一家投资信托机构。在外国基金对管理投资信托进行投资时,该基金是以外国基金受托人的身份进行的,并且符合管理投资信托受益人的特征。

在这种情况下,澳大利亚税务局承认,税法起到了拒绝接受这些基金的作用,因为它们是作为其他信托机构的受托人行使职能的受益人。因此,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裁决决定,所有外国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必须支付全额的预扣税率,即45%。

回归该制度的初衷

由于澳大利亚政府政策寻求鼓励外国在澳大利亚的投资行为以及资本的全球流动,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裁决遭到了强烈批评,并被认为与政府政策背道而驰。

因此,2013年2月13日,财政部副部长宣布,政府将修订所得税法律,以确保外国养老基金能够适用管理投资信托预扣税制度。[2]

该修订案旨在以回溯方式加以应用,即被视为自2008年7月1日该制度开始实行。

后续步骤

尽管修订立法的具体内容尚未确定,但政府相信修订案能够克服行业产生的种种忧虑,并有助于促进实现该制度的初衷–即外国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的资本流入澳大利亚投资信托机构。

2013年2月13日,在政府公告的同一天,澳大利亚房地产理事会(Property Council of Australia)发布的一份媒体公告表明,政府对澳大利亚税务局决策的反应,已经受到了澳大利亚房地产部门的欢迎。

假如立法得到修订,外国信托机构的异常处境将得到纠正,这意味着寻求对澳大利亚管理投资信托进行投资的外国养老基金和主权财富基金通常能够获得优惠税率(现行税率为15%)。


[1]  Australian Bureau of Statistics: ABS 6291.0.55.003.

[2]  Treasury. (13 February 2013) “Ensuring Foreign Pension Funds can access the Managed Investment Trust Withholding Tax Regime”. Media Release No. 012. 


英文版请点击此处

最新消息

最新刊物

能源行业的前沿 观察与趋势分析

16.05.2014
下载(中文)

兼并与收购年度回顾

13.03.2014
下载(中文)

澳大利亚矿业投资:侧重煤矿及铁矿

12.02.2014
下载(中文)

投资澳大利亚法务指南

02.12.2013
下载(中文)

三中全会决定:改革宣言

12.11.2013
下载(中文)